首頁 | 注冊 | 登陸 | 網站繁體 | 手機版 | 設為首頁 長沙社區通 做長沙地區最好的社區門戶網站 正在努力策劃制作...

您的位置:長沙社區通 > 新聞 > 湖南 > 其它 > 重走曾國藩先祖遷徙之路:血鴨的“軌跡” 就是江西人移民湖南的“軌跡”
重走曾國藩先祖遷徙之路:血鴨的“軌跡” 就是江西人移民湖南的“軌跡”
網址:www.mfdnjn.tw 編輯:長沙社區通 時間:2019-06-16 點擊:

△茶陵境內的洣水,這是一段南宋時期的老城墻,當年江西填湖廣,也有很多人是通過洣水乘船去往各

祖先們從江西而來,翻越綿遠的羅霄山脈、幕阜山脈進入湖南后,何去何從?

我們在湖南圖書館收藏的族譜中找到部分答案。他們水陸兼程在攸縣、茶陵等地再分道揚鑣,去往湘中、湘南、湘西南。在湖南定居,先祖們有的因風景甚好留下,有的因外出經商或為家人奔喪停留,有的又因戰爭阻隔住下,還有的因做官沒回遷,或屯兵駐守創造家園,甚至還因出湖打漁方便而定居。在今人看來,這些定居的理由頗為 " 隨意 "。但與他們而言,看似靠眼緣隨意選擇的定居地,實則 " 別有用心 ",這些開基地大多都參照故鄉模樣:相似的地形、地貌,相似的氣候。某種意義上,這里只是離家更遠的理想家園。

祖先們帶著自己的生產生活方式,盡可能結合路上見聞和當地元素,創造相似的家。他們在適應環境時,不經意間更新故土舊物,開創了更先進的文明。

我們以族譜為線索,推測曾國藩、羅典先祖的遷徙之路。他們在翻越羅霄山脈后,從茶陵經攸縣過衡州府。鼓磉洲羅氏沿湘江北上進入長沙府湘潭縣,而大界曾氏過衡州府,在衡山方廣寺停留一陣,進入唐福村,最后定居到雙峰。我們重走這段遷徙之路,試圖找尋他們這樣抉擇的緣由。

01

曾孟魯因生計遷徙,

選擇離故鄉較近的茶陵纂溪

大界曾氏遷湖始祖曾孟魯迫于生計從江西永豐縣睦陂遷徙,他跨過羅霄山脈過了洣水后,發現茶陵纂溪跟他住的睦陂有幾分相似:一條小河從山腳穿過,后面是植被茂密的山林,而小河經過處土地平整。又加上這里離故鄉最近,于是,他定居下來。一直繁衍至今。

△衡東,楊林與莫井間的山間古道。

5 月 23 日,太陽下山時,我們到達茶陵纂溪,找尋曾氏足跡。在馬江鎮末頭村問及此事,大家對祖先孟魯知之甚少。好在末頭村秘書曾元珠記起堂兄曾黑仔家有族譜,可以查閱。隨他進入纂溪,沿途都是種了煙葉和水稻的平整田地。一陣風起,煙葉在田地里翻出綠浪。屋舍都靠著山腳沿河而建,當跨過一座小橋,74 歲的村民曾祖生說,小橋對面的空坪里就是曾氏宗祠所在地," 已經毀了很多年,一直沒重建。" 宗祠旁還保留了幾棟有些年頭的青磚瓦房,像在訴說著這里也曾是傳統村落。離橋不遠處,兩棵上百年的重陽木在纂溪兩岸對望。

△曾氏后人為我們展示家藏族譜。

見到保管族譜的曾黑仔時,他剛種了芝麻回來。" 哎,我不識字,前不久江西那邊還有人來找我看過族譜。" 他連忙放下鋤頭,急著給我們倒酒。這位當地聞名的草藥郎中待客頗為特別,他的這些藥酒用親手種植的中草藥泡制,寶貝得很。" 一般人難得喝到了。" 曾元珠說。見我們拒絕喝酒,他從木箱里拿出一堆泛黃的老譜,兩次修譜的時間停留在清乾隆和宣統年間。后來一直沒人修譜,也難怪,當有人問他們纂溪曾氏從哪里來時,族人拼命搖頭。族譜中并未記錄曾孟魯如何選擇此處開基,但我們發現,他們的族譜跟別處同祖宗的族譜有些出入。這兒族譜中記錄孟魯是北宋咸平四年(公元 1001 年)攜兄弟遷入纂溪,而后來查看唐福村和衡陽金蘭鎮曾氏的記載似乎比這個時間更早。孟魯定居纂溪,子孫一直繁衍到第四代,生活才出現了一些波瀾。南宋時期,他的曾孫曾壩離開祖居地,再度移民。

現在的纂溪不大,從村頭到村尾不用半小時就能走完。這里除了一兩戶雜姓外,幾乎都是同宗曾氏。但村里幾乎都是老人和小孩留守," 年輕人出去打工了。" 這樣的場景,我們在睦陂也剛好碰到。

02

曾壩再度遷徙,

水陸兼程向衡山走去

曾壩從纂溪離開時,這里經過曾氏四代人的開發,早已是個初具規模的成熟村落。可曾壩為什么還遷走呢?

我們從曾氏族譜中無從得知原因,但南宋初,金人南下,戰爭延綿不絕,整個社會處在動蕩之中。茶陵也不太平,曾壩遷走時,茶陵的古城墻還未修筑。他應該也不是避禍離開,若是這樣,大概纂溪的曾氏也都要背井離鄉了。

不管他出于什么原因遷徙,他走的時候并不慌亂,所以我們推測,他由茶陵縣城出城,經山口鋪、文坊鋪、寒婆鋪、黃石鋪后,左拐經丫尖至黃茅鋪,爾后從淥田鎮的五峰村入境經路浦、淥田,過安仁入衡山,再到衡陽。他走的這條驛道起于南宋首都臨安,經江西吉安,在茶陵秩堂曉塘村境內的 " 吳楚雄關 " 處入湖南,再由衡陽分達兩廣和云貴川。原攸縣檔案局局長羅平介紹,這條古道是南宋政權維系其對贛、湘、粵、桂、云、貴、川有效統治的重要官道。" 出現應該早于南宋,在攸縣淥田境內有十公里,相當于現在京港澳高速。"

我們沿著曾壩走的這條遷徙之路到達攸縣淥田路浦村。正是農忙時,田壟里村民收油菜、耕田,新翻的田地周邊站滿白鷺。原來的古驛道在田中央,舊石板散落在田埂周圍,而它們之間,還有一座翻修的官架亭和保存完好的單拱石橋。" 前面還有好幾座這樣的亭子。" 村民指著淥口鎮方向說道。曾壩經過這兒時或許也曾在茶亭喝過茶。 " 相傳岳飛追剿叛軍曹成也曾走的這條路。" 羅平說,明以前,茶陵一直隸屬衡陽府 ( 郡 ) ,古道上一直設有驛站通衡陽。明洪武年間起,茶陵改隸長沙府,驛站改經攸縣、醴陵而達長沙,淥田古官道上的驛站被廢止,古道由官道而漸為民間鄉道。

繼續往前進入淥田古街,這是條特別的街道,安仁和攸縣各分一半,街道上的房屋一半是攸縣建筑,另一半則是安仁統一規劃的徽式建筑,住在這條街的居民連講話都有差異。離街不遠處有淥溪,在淥溪河上還有驛道的痕跡,這是座建于南宋年間的單拱石橋。但到了明代,為連接淥江兩岸街道,方便民眾往返,在拱橋之東約相距 200 米處,另搭了一座平板石橋,取名搭水橋。我們這次探尋古跡時,搭水橋已被水泥覆蓋,沒了古跡。曾壩并未選擇在此停留,大概這離茶陵太近。

出攸縣進入衡東草市鎮,這是永樂江和洣水的交匯處,它曾是繁華的大碼頭,當年徐霞客也到此一游。曾壩經過此處大概只是陸路換水路,仍然繼續西行。過草市后,又是陸路,一路經過楊林鎮進入莫井、吳集,經雙園、雷市、大源渡,過湘江到老林、新場市后,直達南岳。這段古道在莫井長沖還保留一段。熟悉這段歷史的衡東縣委黨校教務科長王月華領著我們走上這條古道。石板古道在深山之中被草木掩蓋,剛下過雨,一路攀爬一路打滑。古道難走,植被卻很豐富,鉤藤、金銀花沿途綻放。我們沿路返回,繼續往衡山方向走去。

曾壩到南岳后去蓮花峰下的方廣寺停留一陣,他并沒有在那定居。大概,他也只是崇拜名山,而藏在衡山深處的方廣寺又是南岳第一古剎,值得一游。

03

以唐福村為圓心,

曾氏在衡山周邊環形分布

曾壩定居的唐福村 ( 衡陽縣渣江鎮唐福村天子坪 ) 離方廣寺只有 25 公里,這里風景秀麗,被譽為曾氏福地。

唐福村處在衡陽盆地,北面衡山,西面岳沙河,東面可望岣嶁峰,適宜種植水稻、番薯等。如若以我們這次重走曾氏遷徙之路所見,這里跟茶陵纂溪幾無區別。如果不是地圖顯示來到衡陽縣唐福村,我們還以為再次進入纂溪。

,唐福村離纂溪有 160 公里左右,在曾壩遷出時,兩地同屬于衡州管轄。他遷到這里時,已有人居住。" 那時這里有許氏,后來他們遷走了。"69 歲的村民曾玉賢說。曾壩遷入時,山腳有兩口水塘,村中那條小河沿對面山腳蜿蜒流淌,遠遠看去是一條龍的形狀。信奉風水的曾壩認為,這是成就霸業的好地方," 他在這里養了一匹白馬,靜待時機出山 "。現在天子坪的那兩口水塘還在,只是村中那條彎曲的小河已經改成直道,穿過村莊,在田里插秧的曾氏族人戲稱:" 河流改道,龍脈都破壞了。"

作為茶陵遷衡陽的祖居地,唐福村是 " 曾氏大本營 "。曾國藩在衡陽訓練水師期間就非常關注這里,他曾委托九弟曾國荃為曾氏族人建一所學堂。清咸豐九年,曾國荃在唐福村曾家灣老曾氏宗祠旁邊建了唐福小學。一百多年過去,曾氏宗祠早已不再,唐福小學更名無數次之后仍然還在原地。那天,在曾玉賢帶領下,我們去到唐福小學,在學校食堂旁邊看到了祠堂大門的條石,它已經成為學生們乘涼的坐凳。

為了保留曾氏先祖的痕跡,80 歲的曾繁梅在自家堂屋門頭掛起了 " 順德堂 " 匾額。在他家堂屋中間的神龕上也供奉著 " 曾氏先祖神位 "。這樣的習俗似乎在衡陽這邊常見,在衡東也見到類似情況,他們認為祖先為大。老人顫巍巍地從神龕側邊的柜子里取出木箱,里邊各種新舊族譜,族譜取出后,里邊還躺著 6 本破舊的《康熙字典》。" 這是爺爺傳下來的,是我們的啟蒙書籍。" 他女兒曾珍玲說,父親雖然沒什么文化,但他讓孩子以耕讀傳家,現在她哥哥和妹妹都是高學歷人才。

曾壩的子孫繁衍極快,子孫以唐福村為中心,遷往附近的廟山、大花堰、栗山塘、花橋、雙峰荷葉等地。這些地方都在唐福村周邊 30 公里內,仍屬于衡陽盆地的范圍。從地圖上看,他們的遷徙軌跡以唐福村為中心,呈扇形擴散。

04

曾國藩日記里的 " 故鄉 " 廟山仍是曾氏大本營

曾國藩在日記里不止一次提及他的故鄉在廟山。" 廟山 " 在哪兒?它是曾國藩先祖離開唐福村的居住地,離唐福村僅 23 公里,屬于今衡陽縣長安鄉。

5 月 29 日,我們來到廟山村,沿途碰到村民晾曬米粉,米粉跟茶陵、攸縣米粉很像,而我們在江西永新、永豐也遇到類似的米粉。或許,因為這些地方都以種稻米為主,米粉只是衍生出來的農副產品。

廟山村的農事較茶陵更為晚些,由于很多年輕人外出打工,村里的荒田不少。沿著鄉間水泥路一直到廟山村委會,沿途的小山崗一個接一個,秀秀氣氣,煞是好看。那些盛滿水的水田就在這些小山崗之間,像一塊塊畫布般散落。越往廟山走,民居的更新迭代越明顯,紅磚房、水泥墻面的平房、有羅馬柱的兩層樓,再到最時新的輕鋼別墅。

通過無人機航拍觀察,這個村落的形狀像一艘船,兩側地勢高,小山峰將村落包圍起來,中間低洼處就是耕種的田地。廟山村也處在衡陽盆地內,它的地形跟唐福有幾分相似。村民們一聽是來找廟山曾氏,紛紛指向村委會對面的馬路," 馬路沿線都姓曾。" 原來,這么多年過去,曾氏族人遷進遷出,曾國藩惦記的故鄉,在當地,曾氏仍是大姓。

△小學生們對我們帶來的無人機很感興趣

" 我們這里就是他日記里的廟山,除了唐福村,這里也是曾氏的又一‘大本營’。"78 歲的曾昭久說,他曾參與了曾氏族譜的修繕,十分了解曾氏的源流。為了讓我們找到更多曾氏痕跡,他領著我們去隔壁村落找尋曾氏宗祠。遺憾的是,曾氏宗祠已經變成一塊空坪,有些曾氏族人已經在旁邊建了房屋。" 這個宗祠以前是兩進兩橫的。" 在他的指引下,我們在兩棵枇杷樹下找到祠堂的部分麻石,上面的雕花依稀可見。在池塘邊另一處曾家人門口,又找到三個支撐祠堂木柱的石墩,石墩被草覆蓋,但保留完好。曾昭久像拾到寶物一樣,叮囑住在旁邊的族人," 千萬留好了,再修祠堂的時候還能用上。"

曾國藩先祖從廟山遷出后去了今衡山縣白果鎮嶺坡鄉棠興村。在那里并沒有住多久,他曾祖父曾竟希 60 多歲高齡再次帶著族人舉家搬遷到湘鄉(今雙峰)荷葉的白玉堂。清嘉慶十六年(公元 1811 年),曾國藩在白玉堂出生。而他家在棠興村的老宅,據說后來賣給趙恒惕的先祖。

△雙峰縣白玉堂,古建上有精美浮雕。

△白玉堂是一代名臣曾國藩的出生地,這里有著極為講究的地理格局選擇。

△雙峰荷葉鎮曾國藩出生地白玉堂航拍。組圖 / 記者常立軍 伍婷婷

據衡山縣史志辦主任熊仲榮告知,曾國藩弟弟曾國荃就葬在棠興村老家不遠處。或許,這也是另一種意義上的落葉歸根。

羅氏的遷徙之路

01

古桑洲:并不是羅氏聚居地

5 月末,湘江汛期,在株洲萬豐渡口等渡船的片刻,渾濁的江水不一會兒就漲上了江邊灘地,站在岸邊的游客不斷往后退去。

羅典家族屬于湘潭鼓磉洲羅氏,他們跟古桑洲有千絲萬縷的關系。從遠處看,湘江株洲下游段江心處的古桑洲似一條鯰魚,當地也稱 " 鯰洲 ",約 3.5 公里長。洲上居民世代以打魚、養蠶為業。古桑洲上耕地不多,每家每戶除了蔬菜地,其余的土地都種了桑樹。" 我們這個洲上就兩三百人,每家每戶都有幾百上千棵桑樹。" 村民楊運良說,他家是養蠶大戶,每年能養 20 萬條蠶。走進他家,幾乎每個角落都能見到結繭的蠶,這個季節,他老伴陳自由從早到晚都在剪蠶繭。" 每天要剪出十多斤蠶繭,蠶繭做好拉絲做蠶絲被,蠶蛹就是我家農家樂特色菜炸蠶蛹的原料。" 這樣的工作要一直重復到農歷八月。他們的生活也吸引了一撥又一撥游人上岸,村子里為游人準備的農家樂,從洲頭到洲尾至少 20 家," 很多人為了我們的桑葉煎蛋、炸蠶蛹、河魚等特色菜而來 "。

雖然我們并不為美食美景而來,但站在古桑洲上,也不難想象當年羅氏先祖翻山越嶺,為什么選擇在這附近落業。不知不覺走到了洲頭,映入眼簾的是一棵千年古樟和后邊的羅瑤墓。這也是古桑洲最特別的一處風景,也是羅氏在此留存的痕跡。很多人上洲為了一睹這處文物。墓主是羅氏遷徙到此的五世祖羅瑤,也是岳麓書院山長羅典的父親。羅瑤曾是明嘉靖年間富甲湘中的義士。當年他為茶陵人張治聘請老師,助其深造,后張治官至太子太保、禮部尚書等職。羅瑤去世后,張治為了報恩,在古桑洲洲頭買下了 " 官家之地 " 厚葬羅瑤。現在每年清明祭祖或平常羅氏尋根,都有人來此,洲上村民們笑稱自己是羅瑤的 " 守墓人 "。但是,現在洲上除了嫁進來的羅氏,并沒有 " 羅 "。" 我們這里的大姓是楊和鄭。"

02

鷓鴣坪:與老家吉水相似

20 歲的羅應隆(羅典家族遷湖廣始祖)攜一尊荷木祖像從江西吉水出發,跨過羅霄山脈進入湖南。因為沿途要尋找自己的 " 理想家園 ",他們并不趕時間,所以,他們最有可能水陸兼程,走之前曾氏家族遷往衡陽的那條古驛道。進入衡州府雷市村(衡東縣境內)后,在洣水和湘江匯合處乘船,沿湘江繼續北上。

當我們沿著曾、羅先祖們的遷徙線路進入衡東縣新塘鎮雷市村時,這里的蕭條很難讓人想起當年的繁華。正值端午前夕,穿過雷市老街,從去往河邊的老巷子里,我們聽到賽龍舟的擊鼓聲。循著聲音走到湘江邊上,江面異常寬闊,上游 200 米處,洣水匯入湘江,兩支水流一渾一清,界限分明。在洣水快入湘江的一百米處,河面上架有京港澳高速、107 國道、京深線,還有一條已經廢棄的粵漢鐵路并列而行,交通比此前水運更為方便。衡東縣委黨校教務科長王月華介紹,雷市村曾是歷史重鎮,雷市老船埠上停泊的商船有時多達 300 多艘,連綿好幾里,用 " 江湘委輸,萬船連軸 " 來形容也不為過。此處因水運而興,也因貼東邊而過的粵漢鐵路通車而衰落。如今,粵漢鐵路也被廢棄,它成為村民出入的一條村級公路。不寬的雷市街上,所見的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除了那些殘破的老宅,已經沒有當年的盛景留存。

其實,在羅應隆家族經過此處時,這里的環境跟他吉水老家有幾分相似,從他族譜中推斷,懂風水的他善從天意,大概這里并不是他理想之所。他們繼續沿湘江到達當時潭州府湘潭縣境內,在古桑洲南岸的鷓鴣坪,荷木祖像就不動了。

最后選擇在此定居,或許是天意,但從定居后的發展來看,這應是刻意選擇。鷓鴣坪現在株洲天元區馬家河高塘社區境內,處在湘江邊上,緊鄰湘潭易俗河。由此去長沙只有 60 多公里,去往當時的湘潭鬧市不到 20 公里。這里已經被開發成萬豐湖,周邊被房地產包圍,羅氏宗祠也夷為平地,但羅應隆在這里定居時,此處卻跟他吉水的家非常相似。江西吉水縣在贛江旁,處在吉泰盆地里,是當時江西的重要產糧區,而鷓鴣坪屬于株洲盆地,位于湘江邊,同樣是產糧區。兩地相近的緯度、氣候,讓族人有歸屬感。再回到舊時大環境里,湘潭縣在南宋后,歷代都是縣治所在,在明之前有 " 小南京 " 之稱,當時往來湘潭的船只延綿十多里,名氣比潭州(長沙)的更大。尤其在光緒年間的《湘潭縣志》(卷七《禮典》)中記載,外省在湘潭設會館,江西會館就有十三個。可想,在羅應隆遷入鷓鴣坪時,江右商幫已經在湘潭小有名氣了。在同鄉較多的地方定居,不僅可減輕離鄉背井之苦,還能相互幫襯,更快適應新生活。從羅應隆定居延續到他的第五代孫羅瑤,已有 " 羅半城 " 之稱了。

" 如今的馬家河街道至少有一半以上姓羅,而羅氏前往外地的也不少。" 高塘社區羅平說道。

03

移民地保留著江西的蛛絲馬跡

江西和湖南有地理上的 " 對稱性 ",讓遷徙途中的移民選擇居所時更有熟悉感和安全感外,在某種程度上,也促使了原有文明的突破。余秋雨說:" 大遷徙造就了文化的大更新和大留存,(文化)在移動過程中活下來了,在移動過程中由于更新活得更好。" 雖然 " 江西填湖廣 " 已過去幾百年,在歷史進程中,很多痕跡已消失。但跨過羅霄山脈、幕阜山脈,繼續往西前行的遷移途中,我們循著當年先祖們可能走過的道路,發現了這些文化更新或留存的蛛絲馬跡。

△湘江株洲下游段江心處的古桑洲似一條鯰魚,當地也稱 " 鯰洲 ",洲頭有羅瑤墓

04

血鴨的 " 軌跡 " 就是江西人移民湖南的 " 軌跡 "

在湖南境內,有血鴨的地方就有 " 江湖 "。

看似不起眼的一道血鴨跨過羅霄山脈、幕阜山脈進入湖南后,在湘東、湘中、湘南、湘西南都留有痕跡。攸縣、茶陵血鴨,衡東血鴨,永州、郴州血鴨,邵陽血鴨,甚至到了湘桂交界的全州還有血鴨。這道血鴨的 " 軌跡 " 很大程度上就是江西人移民湖南的 " 軌跡 "。

血鴨的源頭在江西西部的蓮花縣、永新縣,相傳始于南宋。過去 700 多年,為什么血鴨能成為江西、湖南之間 " 血脈相連 " 的食物?當我們踏上睦陂—茶陵—攸縣—衡東—衡山—衡陽縣—雙峰這條曾國藩家族遷徙的道路時,才發現,有血鴨的地方在地理環境中都極為相似,幾乎都處在山地、丘陵、盆地之中,境內水系發達,尤其適合水鴨的生長繁殖。

血鴨隨著江西移民進入湖南,它跟當地的飲食文化發生碰撞后又呈現出地域差異性。在江西,通常是夏末秋初吃血鴨,以仔鴨為料,斬碎,佐之以姜蒜和紅椒,用當地的糯米酒和鴨血攪和。在當地又因時令、地域不一分出禾花鴨、蚯蚓鴨、隴西酒鴨、上溪鹽鴨。跨過羅霄山后,湖南的茶陵、攸縣等地則選擇在端午左右吃新鴨,新鴨是當地的麻鴨,體重一斤半左右,做法跟江西血鴨相同。到了衡東,做法基本相似,只是將紅椒用當地特有的黃貢椒取代。衡陽是血鴨做法的分水嶺,往南,到永州、郴州,鴨子是兩三個月的嫩鴨,肉切大塊,佐之以辣椒、姜、蒜,但是鴨血一定用鹽攪拌,不能結塊,倒入與鴨同炒,里邊放黃豆和花生。衡陽往西南,到邵陽境內的武岡、新寧,這里用端午前后的嫩鴨,斬大塊,鴨血通常取壇子里的酸水來攪和,佐以青椒紅椒,姜蒜同炒,此外,還需要用到花椒和香葉來提味。

05

湖南各地和江西密不可分的贛方言

" 木嘰,尼罷堪案關個咯。" 我們從攸縣淥田去往香山仙的路上,偶遇一位老人讓孫女關緊窗戶。" 窗戶 " 在攸縣話里跟 " 堪案 " 諧音。村民告知,跟江西民居的小窗戶有關,舊時多匪患,小窗可隨時觀察陌生人。行至茶陵,又有人警惕地說:" 口冏有人(尼)到門內里傾。" 即 " 外面有人朝門縫里偷看 "。

這些難懂的話屬于贛方言,是江西對湖南文化滲透的痕跡。在湖南境內,贛語區絕非只是跟江西相鄰的幾個縣市,它還包括有岳陽市城區、臨湘和岳陽縣、平江、華容的部分,瀏陽、長沙縣北,株洲醴陵、攸縣、炎陵和茶陵,衡陽的耒陽和常寧,郴州的永興、安仁和資興以及邵陽的洞口、綏寧和隆回的北部。那么它們如何形成的呢?除了歷代受鄰省方言的侵蝕外,歷史地理學家周振鶴、游汝杰在《方言和中國文化》中提到:這是湖南歷代大量接受江西移民的結果。

從唐至明初這 700 多年里,湖南的贛語區因江西移民持續增加而定型。宋人劉克莊從萍鄉進入醴陵,醴陵人仍說楚語。到明嘉靖年間,《茶陵州志》記載茶陵一帶流行贛語,且十里不同音。" 州東類永新,西類安仁,南北與城中多漢語。" 根據上兩期系列報道,我們推測的江西移民線路,贛語隨移民進入湖南,首先在與之交界的東部形成語言島,之后越過該區域呈現縱深發展趨勢。又因江西南部移民至湖南南部,北部移民至湖南北部,因此也造成了湖南南北贛語差異。周振鶴、游汝杰還提到,江西移民從湖南東北向西南、西北、東南 3 個方向遞減,和各地距離江西北部、中部的遠近成正比。所以,接近江西的贛語特征更明顯。

06

湖南或存或毀的萬壽宮都來自于江西

除此之外,江西移民湖南還帶來了他們的 " 保護神 " ——許真君。幾乎移民到哪,哪里就有許祖行宮、許真君廟、萬壽宮。尤其在明清時期,長沙、瀏陽、平江、龍山、永順、靖州等地都建有祭祀許真君的廟宇。歷史地理學家譚其驤在《湖南人由來考》中指出:" 湖南人之祖先既太半皆江西人 …… 江西人好祀許遜,以是許祖行宮、許真君廟,亦遍于湖南。" 此次,我們重走曾氏、羅氏遷徙之路不曾見到萬壽宮,但沿途村民告知,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前,當地有祭祀許真君的場所,只是后來毀了。而今,若想一睹萬壽宮模樣,只能去靖州、鳳凰等地了。

有萬壽宮就有戲臺,從江西本土而來,以聲調高亢而著名的弋陽腔也隨之進入湖南,甚至成為后世高腔之祖。現在湘劇、祁劇、辰河戲中都有弋陽腔的影子。

移民作為風俗載體,在遷徙時也將故土風俗帶入居住地。江西人重風水,村落、房前屋后都栽種水口樹來增風水,幾百年后這些樹木仍在。我們這次行走途中也留意到這個風俗在湖南留下痕跡。在攸縣菜花坪弄塘組、衡南花橋鎮蔣家大屋、株洲馬家河古桑洲等地,皆有上百年的樟樹茂盛地立在村中。

來源:瀟湘晨報

TAGS:其它 | 新聞轉載:長沙社區通
頂一下
(0)
踩一下
(0)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網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請注意語言文明,尊重網絡道德,并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長沙社區通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非法內容。
相關文章
精品導讀

更多>>長沙常用電話

双色球大乐透几点开奖直播